“淮阴屠中少年”跟韩信有什么仇?非要逼他受胯下之辱
2019-09-12 15:42:55 王温舒 来莺儿 樊崇 杨喜 何休

  嗨又和大家见面了,今天趣历史小编带来了一篇关于韩信的文章,希望你们喜欢。

  韩信的少年时代是很苦的。

  家贫,无地可耕种,更没本钱去经商做买卖,虽有才学但没特别品行,不能被推举或应试为吏,最终弄得连老母亲过世都没丧葬费,吃穿就更成问题了,只能靠着一张厚脸皮跟别人去吃白饭。

  人混到韩信这地步,就算再高再帅,也是人人嫌弃的,跟他没仇没怨的,也会拿他开心,比如司马迁笔下的“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”。

image.png

  陈道明、段奕宏等人主演的大型古装电视连续剧《楚汉传奇》里,为了使这一段情节显得更合“逻辑”,设计了一个叫“季桃”的角色。

  按照电视剧《楚汉传奇》的设定,单纯的村姑季桃爱慕才华横溢的韩信,“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”爱慕季桃,“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”知道季桃爱慕韩信,于是便把韩信当作情敌,随时找机会弄韩信一下子。

  《楚汉传奇》中胯下之辱这一段,季桃看着韩信从“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”的胯下匍匐而过,泣不成声,泪珠儿啪嗒啪嗒地落在繁华的街道上,“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”打破了季桃对美好爱情的幻想。

  多年以后,韩信衣锦还乡,季桃已成“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”的妻子,还为“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”生了一个大胖小子。

  《楚汉传奇》硬生生地为人性的卑污寻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,为韩信凄苦的青少年时代添加了一抹原本不存在的亮色。

  肤浅而无聊。

image.png

  不需我细说,单从司马迁给出的文本就能知道,“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”中的“屠”和“少年”就昭示了这个侮辱韩信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  首先,他是屠户的子弟,自小就见识了父辈的杀猪宰羊,对生命充满了冷漠,所以才会对韩信说“刺我”,他不但对猪羊的生命极度漠视,对自己的性命也毫不珍惜。

  其次,他是一个少年郎,这一点,司马迁说得很明白,胯下之辱时用了“少年”的字样,韩信封他为中尉时,司马迁依旧沿用了“少年”的字样,少年是什么?少年就是热血就是不计后果的年轻人。

  把“屠”和“少年”综合在一起,“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”的画像就很清晰了,一个漠视生命的少年混混。这样的混混,荷尔蒙过剩,又游手好闲,上房揭瓦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破坏欲的时候,就拿爹不疼妈不爱的韩信寻开心了。

image.png

  按照司马迁的记载,当时的韩信“孰视之,俯出袴下,匍匐。”

  一个“孰视之”说明韩信看得很仔细,韩信确定了“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”就是无事生非的少年混混,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人生智慧,尽量打发少年混混开开心心地走,于是,韩信按照少年混混给出的选项,选择了表演胆怯,最后的结果也很显著,“一市人皆笑信,以为怯。”

  韩信真的胆怯吗?当然不是!项梁渡淮,韩信主动仗剑从之,别人都不愿参军入伍的时候,韩信主动提剑上了战场,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胆怯呢?

  多年以后,韩信回到家乡,召见了当年令他韩信受胯下之辱的少年,对跟从自己的部下说,这就是当年侮辱我的人,当年我为什么没有选择拔剑刺他呢?是我杀不了他吗?大家看看,我的身材高大魁梧,而他当时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,我完全可以一剑就送他见阎王,但我不能那么做,我没有杀他的理由。

  韩信的说辞并不是为自己找台阶下,韩信这一生,一直都执着于“理由”。

  背楚投汉,韩信给出的理由是,非我不忠心于项王,实是因为项王根本就不重视我,我没有施展抱负的机会;楚汉之争中,不肯听从谋士蒯彻的话背汉王自立,实是因为汉王待他甚厚,他也应当投桃报李;明知汉高祖刘邦的“游云梦泽”可能是要抓捕他的陷阱,但他认为汉高祖没理由抓他,于是抱着好友钟离眜的人头去拜谒汉高祖了;当他被汉高祖抓进囚车,他一定要为自己找一个被抓的理由,于是喊出了“兔死狗烹”的话,当得知有人告他谋反时,他终于不吱声了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彩推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