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ymc0m"></code>
  • <blockquote id="ymc0m"><blockquote id="ymc0m"></blockquote></blockquote>
  • <code id="ymc0m"><s id="ymc0m"></s></code>
  • <object id="ymc0m"></object>
    <rt id="ymc0m"></rt>

    疫情防控中強推垃圾分類,北京真的準備好了嗎?

     

    疫情防控中強推垃圾分類,北京真的準備好了嗎?

    新冠疫情防控尚未完全解除,北京又迎來新考題。5月1日起,《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》(以下簡稱《條例》)正式實施,繼上海之后,北京的生活垃圾分類將正式納入法治框架。

     

    4月27日,北京市2020年生活垃圾分類進展情況通報會稱,5月1日至7月31日,全市將集中開展為期3個月的生活垃圾分類強化執法專項行動,重點查處生活垃圾混堆混放、收運企業混裝混運等行為。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副主任李如剛表示,為保障《條例》實施的各項準備已基本到位。

     

    采訪中,一些市民告訴《中國慈善家》,暫未收到社區、物業公司的垃圾分類通知;部分居委會也表示,當前工作重點仍在疫情防控,垃圾分類僅處于宣傳階段,具體實施要等上級部門通知。多位環保領域專家則對疫情期間推行垃圾分類的效果表示擔憂。

     

    “沒有面對面交流,垃圾分類不可能做成”

     

    4月29日,距離《條例》施行僅剩一天。晚上9點半,三里屯一家甜品店的員工黃汐(化名)仍在加班趕制轄區城管要求上交的垃圾分類預案。她告訴《中國慈善家》,通知要求五一前上交方案,但所在園區沒有相關的細則出臺,自己“兩眼一抹黑,只能臨時硬湊”。

     

    在海淀區騷子營社區內一老小區,這里放置的垃圾桶未有明顯的顏色標示區分,居民的廚余垃圾、有害垃圾依然混于其他生活垃圾中。小區物業公司稱,目還未收到垃圾分類工作的明確通知,當前的工作重心是防疫,大部分人力用在小區出入管理上。

     

    昌平區城南街道拓然家苑社區居委會告訴《中國慈善家》,“五一”開始,小區內的垃圾處理將按《條例》實行,但具體會有哪些變化要等上級部門通知。

    記者隨機采訪了幾位分布在全市各區的居民,均稱還未收到社區或物業要求垃圾分類的通知。其中三成居民因疫情原因隔離在家,“生活垃圾只能塞成一大包給物業,都出不去還怎么分類?”一位居民說。

     

    自5月1日起,全市將集中開展為期3個月的生活垃圾分類強化執法專項行動。其中,將重點檢查社會單位開展生活垃圾分類開展情況;對于居民未落實生活垃圾分類投放的違法行為,重在引導,同時進行教育勸阻、書面警告或執法處罰。

     

    按照《條例》,北京市將生活垃圾分為廚余垃圾、可回收物、有害垃圾、其他垃圾四大類。住宅小區和自然村應在公共區域成組設置廚余垃圾、其他垃圾兩類垃圾桶,并至少在一處生活垃圾投放點設置可回收物、有害垃圾桶。

     

    環保組織“零廢棄村落”發起人陳立雯告訴《中國慈善家》,默認居民都知道怎么分類是不現實的,必須要經歷一個月左右強度化、有專人在垃圾桶旁指導的環節。“如果沒有面對面交流,垃圾分類是不可能做成的。”她擔心,這些必要條件會與疫情防控相沖突。

     

    在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劉建國看來,垃圾分類推行的時間點趕上了疫情的特殊時期。很現實的問題是,很難大規模組織垃圾分類知識的宣傳教育活動,把大家的關注點從疫情轉移到垃圾分類問題上。“受到疫情的沖擊和影響是顯然的。”因此,所有的問題都要放在疫情防控的背景下去考慮,靈活應對、調整預期。

     

    “僅靠政府購買服務解決不了根本問題”

     

    過去十余年,北京曾多次鼓勵居民從源頭實行垃圾分類,但收效均并不明顯。

     

    2010年至今,政府以購買第三方服務的方式在部分小區實行垃圾分類試點。眼下各小區疫情防控措施不一,業內人士擔心此輪推廣也難以全面鋪開,最終仍只有部分試點小區執行垃圾分類。

     

    家住昌平區雨花汀小區的劉女士告訴《中國慈善家》,去年開始社區和第三方垃圾處理公司都上門做過垃圾分類宣傳。居民則只需要分好干濕垃圾,在App上預約工作人員上門收取即可,App也會根據居民分類情況給予環保金作為獎勵。不使用上門取服務的居民,可將垃圾直接丟棄在小區的黑色垃圾桶內,再由垃圾處理公司做二次分揀。

     

    疫情期間,工作人員不能上門,小區里設置了臨時垃圾處理點。線上的工作都轉至線下,劉女士稱,有時六七個居民提著垃圾排隊登記積攢App上的環保金,但是排隊有疫情傳播風險,大多數人選擇直接將垃圾扔在黑色垃圾桶或收集點。

     

    在長期從事垃圾分類處理工作的陳立雯看來,即使沒有疫情的影響,目前政府購買分類處理服務的形式也不可持續,因為這種方式大多是在垃圾分類前端投放人力。她認為,最重要的是居民從源頭養成垃圾分類習慣。

     

    自然之友垃圾減量項目主任孫敬華在調研中發現,北京近十年來的垃圾分類試點小區,普遍的垃圾分類工作還是由二次分揀員來完成,大部分廚余垃圾并不是由居民分出來的。“讓少數人為多數人服務的模式不可持續,也沒有達到垃圾分類真正意義。”

     

    在包括陳立雯、孫敬華在內的多位行業人士都認為,上海在垃圾分類上的“全面鋪開”也同樣適用于北京。孫敬華社區走訪發現,區別于上海的統一行動模式,北京的一些街道、社區想要研發適合本地特色的新模式,的確出現了一些創新案例。但在當前形勢下,后端垃圾分類、收運流程的全覆蓋、監督宣導的執行人力等或許是最大的挑戰。

     

    “把疫情防控優勢轉化為垃圾分類優勢”

     

    2019年7月1日,上海正式施行垃圾分類。此前數月,民間就出現了緊張信號。電商平臺蘇寧的數據顯示,6月18日廚余垃圾處理器1小時內銷量同比激增1433%;京東平臺上,半小時內同類產品的銷售額達到前一年的3.5倍,上海用戶買走了全國12%的廚余垃圾處理器。

     

    北京市城管委也于2019年12月制定印發了“一大四小”配套政策——《北京市生活垃圾分類工作行動方案》和4個實施辦法,包括11大類、60多項具體任務,列出了5月之前的時間表、路線圖和任務書。

     

    但在疫情之下,北京的垃圾分類可謂生不逢時,至今波瀾不驚。

     

    一位不愿具名、長期從事垃圾減量工作的業內人士對《中國慈善家》表示,幾天前他曾就“五一”以后垃圾分類執行情況詢問自己所在小區的居委會,得到的回復是目前上級未給具體通知。居委會同時表示,即使開始垃圾分類了,他們也只是個幫忙的角色,不是主導者。

     

     “現在的局面是不是完全由疫情造成的得打個問號了,或許北京還沒有準備好。”這位人士表示,社區人手有限,在準備不充分的情況下,短時間里社區里的人手很難兼顧防疫與垃圾分類。如果先從部分社區先開始,則對推進全市居民的垃圾分類意識效果不大。

     

    新版《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》對于垃圾分類具體負責人的要求是,“實行物業管理的,由物業管理單位負責;單位自管的,由自管的單位負責”。

    環保組織自然之友垃圾減量項目主任孫敬華告訴《中國慈善家》,從上海和廈門的經驗來看,街道、居委會、村委會等基層組織在推進垃圾分類中起到非常大的作用。

     

    “物業作為傳統意義上的‘服務者’角色,在面對居民進行監督管理時會比較弱勢,需要居委會大力宣傳教育,合力做好監督和引領。”孫敬華坦言,盡管《條例》中對于大方向的責任有了劃分,但是落實到細節,尤其是當前特殊情況下,各個單位還應有更為詳盡的權責明細。

     

   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劉建國表示,“大家不要機械地認為,受到疫情影響,北京的垃圾分類推廣效果就不好。北京在防疫期間推行的《條例》,剛柔并濟其中一個重要特色。”

     

    他以北京的“四分法”為例,居民可以將拿不準的垃圾歸入其他垃圾,充分體現了容錯性。“這種做法有利于在當前防疫形勢下循序漸進,也能減輕民眾對垃圾分類的抵觸心理。”

     

    劉建國認為,應當把疫情防控形成的優勢轉化為垃圾分類的優勢:社區的精細化管理,居民在前一階段形成的衛生習慣、規則意識,這些都是垃圾分類所需要的。“開局很重要。”他建議職能部門在前三個月掌握一定的靈活性,在疫情調控的背景下把握好《條例》推進的尺度。

    文章詳情

    其他資訊

    創建時間:2020-06-02 09:58
    亚洲国产在线2020最新_中文有码无码人妻免费_国产三级片在线播放_aⅴ黄色电影_美女胸禁止18以下看免费